• 2010-05-16

    差不多先生

        他常常说:“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精明呢?”

          他小的时候,他妈叫他去买红糖,他买了白糖回来。他妈骂他,他摇摇头说:“红糖白糖不是差不多吗?”

      他在学堂的时候,先生问他:“直隶省的西边是哪一省?”

      他说是陕西。先生说,“错了。是山西,不是陕西。”他说:“陕西同山西,不是差不多吗?”

      后来他在一个钱铺里做伙计;他也会写,也会算,只是总不会精细。十字常常写成千字,千字常常写成十字。掌柜的生气了,常常骂他。他只是笑嘻嘻地赔小心道:“千字比十 字只多一小撇,不是差不多吗?”

      有一天,他为了一件要紧的事,要搭火车到上海去。他从从容容地走到火车站,迟了两分钟,火车已开走了。他白瞪着眼,望着远远的火车上的煤烟,摇摇头道:“只好明天再走了,今天走同明天走,也还差不多。可是火车公司未免太认真了。八点三十分开,同八点三十二分开,不是差不多吗?”

      他一面说,一面慢慢地走回家,心里总不明白为什么火车不肯等他两分钟。

      有一天,他忽然得了急病,赶快叫家人去请东街的汪医生。那家人急急忙忙地跑去,一时寻不着东街的汪大夫,却把西街牛医王大夫请来了。差不多先生病在床上,知道寻错了人;但病急了,身上痛苦,心里焦急,等不得了,心里想道:“好在王大夫同汪大夫也差不多,让他试试看罢。”于是这位牛医王大夫走近床前,用医牛的法子给差不多先生治病。不上一点钟,差不多先生就一命呜呼了。

      差不多先生差不多要死的时候,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活人同死人也差……差……差不多,……凡事只要……差……差……不多……就……好了,……何……何……必……太……太认真呢?“他说完了这句话,方才绝气了。

      他死后,大家都称赞差不多先生样样事情看得破,想得通;大家都说他一生不肯认真,不肯算帐,不肯计较,真是一位有德行的人。于是大家给他取个死后的法号,叫他做圆通大师。

      他的名誉越传越远,越久越大。无数无数的人都学他的榜样。于是人人都成了一个差不多先生。——然而中国从此就成为一个懒人国了。

    既然一切都差不多,我又他妈何必太认真。现在的泰国,不需要谈什么人情冷暖。  

                

  • 2009-11-18

    迷失信仰

    生命是宝贵的
    它比你更加重要
    你是你,我是我
    我竭尽全力地努力和付出
    而你眼中流露的是无尽冷淡
    哦不,我已经说得太多
    有点自以为是了
    亲临绝境中的人是我
    倍受注目无所遁形的人也是我
    我已渐渐丧失了自己的信仰
    只是在不停地追逐着你
    究竟我真的可以追得上你吗
    哦不,我已经说得太多
    我以前从未表达得如此直白
    我多么希望能听见是你在笑
    我多么希望能听见是你在唱
    我多么希望能看到是你在亲身尝试
    每一天的清醒时刻
    我都在你身边轻声细语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死板教条
    总是看着你的脸色,注意着你的一举一动
    就像个空洞而盲目的傻瓜木偶
    有点自以为是了
    想想看
    认真思索一下
    这百年以来的暗示
    设想一下
    这小小失误足可以让我
    就此屈服,一败涂地
    如果这些空想真的接踵而来
    事情将是怎样的一番境地
    现在我已经说得太多



    一个月以来,死亡一次一次的告诉我生命比信仰更重要,死就存在我们身边,比误解和失败还要冰冷。我的心就好像有人在用特大号的钉子不停的扎进最深的地方,在爷爷的葬礼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哭,今后恐怕再也不会有的失控痛哭。没有人明白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的手上握着永远都洗不掉的死后才有的冰冷。

  • 2008-10-20

    105个夏日黄昏

                      

     

                      

     

                      

     

                               

     

                               

     

     

     

     

  •                           

     

                                            

     

                               

     

                               

     

                 

     

                 

  • 2007-06-08

    在火锅中

    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 2007-04-27

    青春庄园

    庄园外立着禁止吸烟的牌子,于是我把烟和打火机放在篱笆门口,和叠好的西装放在一起,领带翻转放在上衣里面。一只多哈比犬在前面领路,我听到蚯蚓翻动泥土的声音,一股涩涩的味道。黄瓜秧上开着小黄花。偶尔可以看到青蛙。我的心砰砰跳,有预感,越来越近了。我终于看到了成千上亩的西红柿,和拳头大小一般,鲜红鲜红,蒂上有绿色的叶子,我迫不及待的摘下一个咬上一口,就好象第一次感受到我的青春一样无条件的顺从,任其发展。庄园的管家说他们这里有着全地球最优秀的西红柿品种。我礼貌的打断了他“等我吃完了再说可以吗”两个小时后,管家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北爷,可以了吗”。我们来到靠右55度倾斜角的水井旁,透着冰茬儿的地下水从井口喷出来,顺着垄沟流入庄园。管家说庄园里的植物们300百年不分季节一直这么风姿卓越,就是因为这井里的水使它们永不苍老。随后,我装做很坦然的点头,然后把头扎进垄沟里喝了1分钟39秒的井水。管家漠然“你想一直风姿卓越下去?”我用袖子擦干了脸上的水,前边的头发也有点湿了“不,我就是不想苍老着走出庄园”

    80年代,听起来就很棒的词.我写过很长的一段还是猴崽子时的生活,勉强凑个短篇不为过.可惜丢了.所以只好傻笑着经过这样尴尬的光景.

  • 2007-03-22

    已经四年了

    邵宸北把车停在紧急停车带上,前边是黑色的夜,后边是夜的黑色。他已经在高速公路上跑了18个小时.
    初春的晚上比白天暖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出汗了。脑袋嗡的一下子,到底是几年前。
    我们不依赖网络,用很多古老诚实的方式传达彼此。
    有很多陌生的告别。有很多活生生的笑脸都被吹跑了。
    他只是点了一颗烟,然后做了一个类似早就忘了的动作。
    都走吧,都走吧。邵宸北想躲的远远的,这样就不至于会败了麦城。
    天真暖和,他重新发动车子,关掉双闪,把远光灯打开,慢慢的,慢慢的加速,油门一直踩到底,仪表到了180脉。
    他开着车窗,车里播放着少年们最喜欢的老歌。他突然觉得悲伤是这世界上最恶心最下作的词。
    一辆,一辆,又一辆,都被他超了过去。
    自己把头转向窗外说:我知道,邵宸北,有些事你连我都不告诉。
    邵宸北很严肃的对自己说:撑着点,我们一定要回到现实世界,到了那一切就会又重新恢复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