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18

    迷失信仰

    生命是宝贵的
    它比你更加重要
    你是你,我是我
    我竭尽全力地努力和付出
    而你眼中流露的是无尽冷淡
    哦不,我已经说得太多
    有点自以为是了
    亲临绝境中的人是我
    倍受注目无所遁形的人也是我
    我已渐渐丧失了自己的信仰
    只是在不停地追逐着你
    究竟我真的可以追得上你吗
    哦不,我已经说得太多
    我以前从未表达得如此直白
    我多么希望能听见是你在笑
    我多么希望能听见是你在唱
    我多么希望能看到是你在亲身尝试
    每一天的清醒时刻
    我都在你身边轻声细语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死板教条
    总是看着你的脸色,注意着你的一举一动
    就像个空洞而盲目的傻瓜木偶
    有点自以为是了
    想想看
    认真思索一下
    这百年以来的暗示
    设想一下
    这小小失误足可以让我
    就此屈服,一败涂地
    如果这些空想真的接踵而来
    事情将是怎样的一番境地
    现在我已经说得太多



    一个月以来,死亡一次一次的告诉我生命比信仰更重要,死就存在我们身边,比误解和失败还要冰冷。我的心就好像有人在用特大号的钉子不停的扎进最深的地方,在爷爷的葬礼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哭,今后恐怕再也不会有的失控痛哭。没有人明白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的手上握着永远都洗不掉的死后才有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