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7

    青春庄园

    庄园外立着禁止吸烟的牌子,于是我把烟和打火机放在篱笆门口,和叠好的西装放在一起,领带翻转放在上衣里面。一只多哈比犬在前面领路,我听到蚯蚓翻动泥土的声音,一股涩涩的味道。黄瓜秧上开着小黄花。偶尔可以看到青蛙。我的心砰砰跳,有预感,越来越近了。我终于看到了成千上亩的西红柿,和拳头大小一般,鲜红鲜红,蒂上有绿色的叶子,我迫不及待的摘下一个咬上一口,就好象第一次感受到我的青春一样无条件的顺从,任其发展。庄园的管家说他们这里有着全地球最优秀的西红柿品种。我礼貌的打断了他“等我吃完了再说可以吗”两个小时后,管家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北爷,可以了吗”。我们来到靠右55度倾斜角的水井旁,透着冰茬儿的地下水从井口喷出来,顺着垄沟流入庄园。管家说庄园里的植物们300百年不分季节一直这么风姿卓越,就是因为这井里的水使它们永不苍老。随后,我装做很坦然的点头,然后把头扎进垄沟里喝了1分钟39秒的井水。管家漠然“你想一直风姿卓越下去?”我用袖子擦干了脸上的水,前边的头发也有点湿了“不,我就是不想苍老着走出庄园”

    80年代,听起来就很棒的词.我写过很长的一段还是猴崽子时的生活,勉强凑个短篇不为过.可惜丢了.所以只好傻笑着经过这样尴尬的光景.